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"新,快,具活力"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

单书竹新闻博客资讯网

中央有关部门能加强办案指导

发布:admin04-28分类: 科技

  20日,在北京召开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全国扫黑办主任会议。这个会议无论内容还是阵容都值得关注。

  今年以来,高层不断释放“扫黑除恶”的信号。1月中共中央、国务院下发《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》,2月公检法司联合发布“最后通牒”,要求黑恶势力主动投案自首。

  政知见(微信ID:bqzhengzhiju)注意到,公开报道中,这是全国“扫黑办”主任的首次开会。在“扫黑办”之前,有一个“打黑办”。

  “自2000年以来,只有2003年5月至2006年1月没有开展全国性的专项斗争。”《瞭望东方周刊》曾这样表示。

  2006年2月22日,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,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出席,部署行动。

  据当时媒体报道,打黑除恶举报电话公布短短十几天,就接到举报电话上千个,反映涉黑涉恶犯罪和其他刑事犯罪的占70%。举报线索的电话分别从山东、四川、山西、上海、广东、河南等地打进。

  由“打”改为“扫”,可以追溯到今年1月高层下发的《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》。

  过去“打黑”强调点对点打击黑恶势力犯罪,这次“扫黑”是从夯实党的执政根基、巩固执政基础、加强基层政权建设、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角度,在更大范围内,更全面、更深入的扫除黑恶势力,不但要打击犯罪,还要打击违法行为。

  不过,“打黑办”和“扫黑办”的差别也不仅仅是在字面儿上,前者的主任是公安部副部长,而后者的主任,则是中央政法委秘书长。

  2010年1月,全国打黑办曾开过一个新闻通气会,当时有4位副主任露面,即:

  虽然和“打黑办”阵容相比,都有公检法三方人员参与其中,但“扫黑办”的副主任,分别是最高法副院长、最高检检委会专职委员以及公安部副部长。

  “某某办”往往是“某某领导小组”的日常办事机构,我们有很多“某某领导小组”的议事协调机构,扫黑除恶工作当然也不例外。

  在“扫黑办”阵容公布前大概一个月,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召开,外界通过新闻报道也获悉了该小组的强大阵容。

  这个小组,有郭声琨、赵克志、周强、张军4位副国级“坐镇”,副组长覆盖了公检法三家的“一把手”。

  政知见(微信ID:bqzhengzhiju)注意到,之前“打黑除恶协调小组”的5位副组长都是所在部门副职,而这次公检法均直接由正职“一把手”出任。

  媒体报道称,陈一新主持了这次会议,他强调要推动“五大问题”,即不平衡、不持续、不统一、不衔接和不协同的问题。

  倒推回来就是说,要开展三年的扫黑除恶斗争,存在各地不平衡、时间不持续、办案不统一、侦办案件与查处“保护伞”不同步等问题。

  “要集中梳理、挂牌督办一批背后有腐败嫌疑的重大涉黑涉恶案件,推动完善政法机关和纪检监察机关线索移送、反馈机制,从制度上实现侦办涉黑涉恶案件与查处保护伞同步进行。”

  刘涌曾是大红大紫的沈阳巨商,该案因牵涉到沈阳市高官的腐败窝案而在2001年被媒体广泛关注。

  据《检察风云》报道,该案最直接的保护伞有三个人,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刘实是他的干爹,沈阳市和平区劳动局原副局长高明贤是他的干妈,沈阳市中院原副院长焦玫瑰是他的情妇。此外,刘涌的弟弟还是和平区公安分局的探长。

  《新华每日电讯》今年5月就有一则报道,称村霸和基层政权关系依旧“千丝万缕”,执法人员也存在对自身安全的顾虑:

  有的基层工作人员表示,乡镇、县城就这么大,地方黑恶势力想掌握谁在办什么案子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如果执法人员不受黑恶势力干扰、不听说情人打招呼,依法对村霸进行处理之后,个人未来的事业发展甚至家人的安全等,都将面临风险。

  不少基层干部希望,中央有关部门能加强办案指导,给基层“打个样”。对一批背后有腐败嫌疑的重大涉黑涉恶案件挂牌督办,或将是个开始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